曾国藩与易经、老子,绝世功业背后,三大天人智慧!

  


我老师的秘传心法

有十八条“挺经”

这真是精通造化、守身用世的宝诀。

——李鸿章

  


《挺经》是曾国藩临终前的一部“压案之作”,如果说曾国藩是一个谜,《挺经》就是打开这个谜的一把钥匙。这把钥匙,就是一个“挺”字。

 

曾国藩的一生,正是凭借一个“挺”字,在困厄中求出路,在苦斗中求前行,终于获得最后的成功,建立了中国几千年来少有人企及的不世功业,百年间赢得毛泽东、蒋介石等诸多豪杰人物的崇拜。


 

如他自己所说:

 

困心横虑,正是磨难英雄、玉汝于成。……谚曰:“好汉打脱牙,和血吞”。此二语,是余生平咬牙坚挺之诀。

 

问题是:为什么曾国藩一生即使历尽艰险波折也能挺住,我们大多数人却常常在小事上也是挺不住?

 

因为曾国藩思维的深度,以及由此而生的境界。《挺经》十八条之中,只曾国藩从易经、老子中参悟的天人之道,就有三条。

 

那就是我们逼近曾国藩的契机。


  

 

融刚柔

大悟老子之旨


曾国藩自中年研究《易》理,深通刚柔相济、宽猛互用之大法。他说:

 

近来见得天地之道,刚柔互用,不可偏废,太柔则靡,太刚则折。刚非暴虐之谓也,强矫而已;柔非卑弱之谓也,谦退而已。


 

天地之道,就是要刚柔互用,不可偏废,太柔会萎靡不振,太刚则容易折断。刚不是暴虐,而是尽力改变之“进”;柔也不是卑弱,而是谦让处下之“退”。只有刚柔并济,才能在进中建功立业,在退中确保长久。曾国藩一生功成身退、得以善终的辉煌,就是对此的极致写照。

 

将刚柔从进退、得失的角度看,人生中的一切事情都无不适用。比如,要做成任何一件事都需要刚猛之气,你必须懂得退让才能在人群中游走;人与事一体不分,这就需要刚柔互济。概言之:做事宜刚,做人宜柔,则人事俱成。

 

人不可无刚,无刚则不能自立,不能自立则不能自强,不能自强就不能成就一番功业。刚就是使一个人站立起来的东西。刚是一种威仪,一种自信,一种力量,一种不可侵犯的气概。由于有了刚,那些先贤才能独立不惧、坚韧不拔。刚就是一个人的骨头。

 

人也不可无柔,无柔则不亲和,不亲和就会陷入孤立,柔就是使人挺立长久的东西。柔是一种魅力,一种收敛,一种方法,一种春风宜人的气质。哪一个人不是生活在人间,哪一个人没有七情六欲,哪一个人离得了他人的信任与帮助。柔就是一个人的皮肉。

 

曾国藩对刚柔融合的理解运用,则得益于对《道德经》的体悟——柔是刚的手段,以柔为挺,以柔为进,实现自己的价值,这就是柔的实质,老子所谓“以天下之至柔,驰骋天下之至坚”。

 

柔作为一种手段,是“处晦而观明,处静而观动”,这是观察事情发展而后制之的一种方法。在暗处观察明处自然容易看得清楚,身处变外、以静制动,方可以后发制人。聪明的人,懂得先静如处子,后动如脱兔,方能驾驭事态的发展。


 

在探讨刚柔时,曾国藩还告诉了我们一个制怒的绝妙法门:

 

强自禁制,降伏此心,释氏所谓降龙伏虎。龙即相火也,虎即肝气也。多少英雄豪杰打此两关不过,要在稍稍遏抑,不令过炽。

 

自古无数英雄豪杰之所以过不了肝火、怒气两关,不只是输在了修养、修为,更输在了不懂得其中的技巧。


曾国藩用他一生修心的经验告诉我们,最好的技巧就是在怒火刚起时就要加以抑制,不要等到怒火大盛,那时就很难控制了。最重要的是要有这种警惕之心,怒火一起就要马上意识到,才可能有意识地去抑制。

 

这是个很容易被人忽视的细节,却最能体现曾国藩的修养功夫。


  


知藏锋

君子行龙蛇之道


曾国藩曾自述自己的韬光养晦之计:“以禹墨为体,以老庄为用。”前半句就是行持正道,后半句则是藏锋守拙、待机而发。

 

他引《杨雄传》中的话说:“君子得时则大行,不得时则龙蛇。”并解释道:

 

龙蛇者,一曲一直,一伸一屈。如危行,伸也;言逊,即屈也。此是畏高行之见伤,必言逊以自屈,龙蛇之道也。

 

君子得逢其时就奋力而行、建功立业,不得其时就奉行龙蛇之道。而所谓“龙蛇之道”,曾国藩认为就是一直一曲、一伸一屈。


之所以要伸和露,是因为这才是最终的目的,不如此不能建功立业;之所以要屈和藏,是因为行高于世,必被伤害,所以要以自屈求全。一个是前因,一个是后果,中间贯穿的则是那句老话——能屈能伸。

 

“龙蛇之道”是一种自我价值实现以及自我保护的生存之道,所实现的不仅是成就功业,更是保证长久。人世间无论大事、小事,皆需如此。

 

曾国藩运用龙蛇之道的事例很多,比如同治三年(1864),他领兵攻破太平天国都城天京,人生登上巅峰。但在向朝廷报捷的时候,他特地将官文列在捷报之首,以表谦让之意。


随后他为了消除朝廷对他的忌惮,避免因功高震主而危及身家,主动裁撤了自己一手打造、实力强劲的湘军。


但他只从自己开刀,特地保留了淮军,交待李鸿章按兵不动,因为自己手中若没有资本就只能任人宰割。他的这种处理手法,正是龙蛇之道的生动体现。


 

众所周知,曾国藩是一名儒家人物,其实他对道家也情有独衷,终生喜读《老子》《庄子》,受老庄之道影响很深。他对龙蛇之道的体悟,对功成身退的演绎,带有这种影响的明显印记。



明盈虚

通达易经之理

 

曾国藩洞明易经阴阳之理,深知盛衰成败皆无常,弓不可拉满,势不可使尽,所以盛时欲作衰时想,上场欲作退场思。他说:

 

尝观《易》之道,察盈虚消息之理,而知人不可无缺陷也。日中则昃,月盈则亏,天有孤虚,地阙东南,未有常全而不缺者。……君子但知有悔耳。悔者,所以守其缺而不敢求全也。小人则时时求全,全者既得,而吝与凶随之矣。

 

没有人是没有缺陷的,天地人间之事也没有十全十美的,一旦圆满,马上就会向反方向转化,此为天道。所以君子不敢求全,小人则只知求全,贪心不足,想得到的永远更多,而他们就算是得到了,失去和祸患也紧跟着来了。


 

所以曾国藩郑重告诫:

 

谆谆慎守者但有二语,曰“有福不可享尽,有势不可使尽”而已。福不多享,故总以俭字为主,少用仆婢,少花银钱,自然惜福矣;势不多使,则少管闲事,少断是非,无惑者亦无怕者,自然悠久矣。

 

这话是他得意之时所说,若不是深明阴阳盛衰之理,难以拥有这份清醒。而之所以要如此的缘由也已经说得够明白,是为了惜福——福不是没有尽头的,要懂得惜;不过度就不会招致物极必反的反噬,得以在时间中细水长流、边享边养,才能得安稳、长久。

 

曾国藩的修养时常被人称道、赞叹,很多人都以为这是源自他的工夫,根本上其实是源于他的智慧。只有智慧到了,境界才能到。

  

 

大多数人知道的曾国藩,是一个将人道修养、体察、运用到极致的伟大人物。《挺经》中这三大天人智慧则告诉我们,任何伟大的人间功业,无不是以对天道的体悟与运用为基础和保证,没有例外。不通天道,建大功立大业者有,能保长久、得善终的,却一个也没有。


 

参悟天道,在现实遇到的具体问题中揣摩、消化和运用,这是属于人间的“天人合一”。曾国藩用自己为例告诉我们:这是一种毕生的修行,通往一种极致的高度




喜欢就点个赞呗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